这样的 黑作坊大量存在

 防滑砖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4-02 02:33

  这是记者在通州区一家黑作坊看到的情景。这家“餐具消毒”加工企业每天要为周边地区提供两千多套的“洁净餐具”。而在多天的调查中,记者发现,在“餐具消毒”这个行业里,这样的黑作坊大量存在,它们散落在京城各个城区和郊区,而我们看到的表面干净的“洁净餐具”企业环境之恶劣,卫生状况之差令人触目惊心。

  晚上六点钟,赵梅(化名)准时来到了位于通州区台湖镇田府村373号,一辆中型货车缓缓驶入了这座民房旁边的车库,随着后车厢门的打开,她和其他8个工人熟练搬起装满使用过的“餐具”的箱子,从原本紧闭的大门里进去。

  这是这位来自河北张家口的刚满20岁的女孩一天工作的开始。在这个“康洁餐具消毒服务中心公司”是她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。

  不到二十平方米的院子里,一间办公室,一间休息室,还有几个洗碗用的屋子,由于是夏天,整个院子到处飘散着恶臭,院子里地砖下不断向上渗着污水,不过赵梅似乎并不在意这些,和其他工人一样,她熟练的把餐具放到一个布满污垢和菜渣的池子里,从旁边地上拿起装着“清洗剂”的白桶,随后,又从地上的一个印着“工业纯碱”的编织袋里倒出一些白色的粉末,“用碱干吗呢?”记者问道,“用碱洗的白些。”她抬了一下头,轻声告诉记者。对于她和其他工人来说,每天两千多套的清洗量,越早干完就可以早点收工。而她们要干的,除了洗碗,还要把洗净的碗筷晾干,再用手工把塑封包装把餐具包好、装箱。

  “哪有啥高温消毒啊,那个机器根本就坏了。”她指着屋里一个布满污垢高温消毒机床告诉记者,“电费太贵了,消毒柜和烘干机都只是个摆设。”而从机器口油污晕黑的布条也恰恰印证了她这番话。而就在隔壁的一间屋子里,放置的两个消毒柜也布满了灰尘,地上散落着正在晾着的成堆碗碟,用乌黑的抹布盖着,“清洁剂不冲干净,就放在一边控干,这样的餐具显得光滑,亮泽。”旁边一位姓陈的工人向记者传授着“经验”,“晾干后拿塑料膜装好把口一封就行了,看起来还特别干净。”

  记者谎称自己是想来合作的,在院子另一头一间简陋的办公室里,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出示了“营业执照”以及“卫生检疫合格证。”“我们厂子手续很全,完全没有啥顾虑,而且这个你就投个买餐具的钱,还有无非就是工人的工资,一个人600到800元钱。剩下的没有几乎没有任何成本”。他告诉记者,在他的介绍中,记者了解到,这家厂子的餐具主要有普通五件套和精装六件套(带湿毛巾),一套给饭店发货分别是6毛和1块。“价格基本都是这样,要是量大也能再便宜一点。这样每天2000多套,赶上节假日还要多些,一个月下来就有五六万的收入。”